随便问答网

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中王陆到底是不是欧阳商转世?

栗木子同学

2021/11/26 5:57:16

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中王陆到底是不是欧阳商转世?

其他回答(2个)

  • 娱乐娜娜

    2021/12/1 16:32:06

    自从2009年,安阳曹操墓现世以来,在考古界乃至社会引发热烈的讨论,其中考古学者和民科纷纷发声争论不休,其中不乏专业人士发出不专业的话来,惹得舆论一片哗然。

    2017年,高晓松在历史文化类脱口秀节目《晓说》中又把这个话题捡起来说,他的意见很简单:因为安阳曹操墓中没有看到《于禁传》中提到的“于禁降服之状”等浮雕,所以安阳曹操墓是假的。

    《三国志·于禁传》:(曹丕)欲遣(于禁)使吴,先令北诣邺谒高陵。帝使豫于陵屋画关羽战克、庞德愤怒、禁降服之状。

    让笔者评价的话,笔者认为高晓松的想法则展现了一位业余民科的意见,因为他不知道“陵屋”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    他以为“陵屋”是埋在地下的一部分,所以才会有这种可笑的质疑声。

    其实,他的团队只要做一点准备工作,也应该知道“陵屋”是修筑在陵墓周围,地面以上的,用于纪念、祭祀用途的房屋。

    而且这个房屋在曹丕执政时期就已经被摧毁了,把其中的车马、衣服都收回了。

    《晋书·卷20》:至文帝黄初三年,乃诏曰:……古不墓祭,皆设于庙。高陵上殿皆毁坏,车马还厩,衣服藏府,以从先帝俭德之志。

    如果在安阳曹操墓中看到了《于禁传》中说到的“画”,那才证明了是假的呢!

    实际上,据安阳曹操墓考古参与者唐际根先生提供的信息,证明了地面上确实有建筑遗迹,如此,很可能就是当初修筑的“陵屋”。

    另外“曹操七十二疑冢”这种老掉牙的梗说出来也不要跌份,这个梗源自民间传说,所指定的墓群也早就被考古证明,实际上是北朝墓群。

    高晓松的《晓说》团队根本不做任何功课,全凭一知半解、落伍观点在胡说八道。

    回到正题,安阳曹操墓到底是不是真的?

    笔者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先生的意见: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。

    目前这墓能证明墓主人是曹操的证据仍然不足,只能说倾向于曹操罢了。

    【徐光冀】发掘简报认为该墓‘应为魏武王曹操的高陵’,并提出了十条理由和证据,由于其中存在诸多问题,我认为还不具备唯一性,尚不能成为定论。至于发掘简报所称的‘曹操高陵’,按照考古学惯例应该称为‘西高穴2号墓’。

    ——徐光冀:《“曹操墓”仍不适合定论》,《中华读书报》2013年2月20日。

    许宏的意见:

    但在目前的状况下,对墓主人身份做如此确切的定性,已超出了我作为考古人秉持的‘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’的认知底线。因此是我所不能接受的。

    这些考古专业人士的意见,和高晓松的意见,高下立判。

  • 文学达人

    2021/12/4 14:04:35

    书报亭比以前少多了。如果在某个街角突然发现有书报亭,我都会觉得很亲切。记得那是1998年的夏天,奶奶带着我去怀远的一个镇上赶集,临走的时候,小姑娘给了我一大捆报纸。里面有《人民日报》和《安徽日报》。带回家之后,我就一张接着一张地每个字每个字地看下去,被里面所报道的国家大事深深得吸引住了。从此,一见到报纸,我就有看看的欲望。第二年,也就是1999年的5月8号,突然听说美国轰炸了我国驻南联盟的大使馆,当时我和同桌都义愤填膺,每天都在讨论这件事情。很快,学校的橱窗里贴上了最新几天的《光明日报》,我马上就驻足阅读,从报纸上了解到了很多富有价值的消息。接着就和同桌讨论起国家大事来。这一年,我正读初三。后来,我去河东读高中,学校的图书馆每天下午开放。我几乎每天都准时签到,把报架上的那一沓最新的《人民日报》取下来,首先浏览大事要事,一目十行,就把这些宝贝消息熟记于心了。再后来,我来合肥上班了,有了固定的住所,我就开始联系邮局订报纸了,其中有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《参考消息》,杂志有《读者》、《南风窗》。过了两年,由于住所的变动,我就不定报纸和杂志了。因为有了智能手机,有了今日头条,可以说就与报纸杂志说拜拜了。虽然如此,回顾自己的报纸阅读史,竟然也有20年之久。虽然,不看报纸了,但是回想过去那种双手捧着一大张印着满是文字的纸,那种感觉真的很棒。这个年头,看报纸和杂志的人真的不多了,书报亭自然也就少了。记得去年我去芜湖办事,走到一家书店里,却发现以前喜欢的报纸和杂志竟然静静的躺在书店的架子上,原来他们全都有了新的家。而且还是环境很不错的家。这样,我也就很开心了。但愿报纸和杂志不要消失,毕竟还是有人会翻翻他们的。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